▲吴琼悉心照料杨猛吃饭。▲吴琼悉心照料杨猛吃饭。
▲吴琼帮助比自己重70多斤的杨猛做康复训练。▲吴琼帮助比自己重70多斤的杨猛做康复训练。

  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

  实习生 廖舒妹 刘洁/文

  记者 杨少昆/图

  11月25日,深圳降温了,本报一篇名为《好嫂子辞工来深照顾偏瘫小叔子》的报道却温暖了许多人。在深圳做保安的杨猛去年10月突发脑溢血昏迷,苏醒后偏瘫,生活无法自理,其嫂子吴琼今年3月来深圳照顾他,为此还辞去了四川老家的工作。8个多月来,吴琼任劳任怨地照顾杨猛。对于吴琼来说,这个过程是不容易的,大半年她孤身一人照顾偏瘫的杨猛,而且还要打零工承担生活费和治疗费用,其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但是,对于杨猛来说,他无疑是幸运的——他得到了亲人的照顾,感受到了世界的温暖。

  过去260多天,在吴琼的悉心照料下,杨猛的病情正在渐渐地好转。“刚来的时候,杨猛毫无求生意志,现在他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语言交流,并能慢慢地行走了,这个与吴琼的细心照顾有很大的关系。”深圳百合医院内科主任韩艳新说道。“他能一天天好起来,我就很知足了,再苦再累也值。”吴琼说。

  报道刊发后,市民和网友纷纷点赞吴琼,称她是“中国好嫂子”。得知有这么多市民和网友为自己点赞,吴琼有了更大的信心。昨日,深晚记者特地前往深圳百合医院,对吴琼进行采访,还原其照护杨猛的心历路程。

  记者:来到深圳照顾杨猛之前,您在老家的生活是怎样的?

  吴琼:以前在老家的生活算是比较安逸的,父母的身体还算健康。我在老家有一份稳定安逸的工作,在一家企业当厨娘,每个月工资有6000多元。来到深圳看到杨猛的情况,我不忍心离开,这才狠心辞掉工作,留在深圳照顾杨猛。

  记者:当您决定辞职来照顾杨猛时,身边的人是否能理解您?

  吴琼: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理解。公司领导对我的工作很认可,好几次劝我回去上班,同事和身边的朋友都劝我不要辞掉工作来深圳,认为杨猛的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康复。那时我心里也有过纠结,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留在了深圳。

  记者: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家里的情况?

  吴琼:现在父母年纪大了,身体也渐渐不如以前了,儿子正在上大学,家里的经济压力全压在我老公身上。我女儿今年5月份刚刚生了孩子,我还没回去看过她。家人看我在医院这么辛苦,曾经好几次劝我回家,但是我都没忍心走,后来他们也就支持我了,还时不时给我寄一些零花钱。

  记者:现在您和杨猛在医院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?

  吴琼:每天早上五点半我就开始给他擦身、穿衣服,照顾他喝水,然后开始进行户内或户外运动。我规定他每天必须达到适度的运动量才能吃早餐。为了给杨猛补充营养,我会煮些鸡蛋,也会煲粥、煲汤。为了锻炼杨猛的语言能力,我每天会教他看电视、说话、唱歌和写字。午休时间后,我会辅助他做些运动,让他和病友交流。每天下午,我都会陪着他进行高压氧和针灸等康复治疗,还会用吸舌器进行舌肌康复训练,晚上让他看看新闻。他每天的生活都很规律,每周我给他安排的学习内容也不一样。

  记者:目前杨猛恢复的怎么样?

  吴琼:现在杨猛的意识情况是清醒的,但是说话含糊不清,理解力、记忆力等较差。但是总体来说,杨猛的恢复情况还不错。

  记者:自从杨猛住院以来,您和杨猛有没有受到一些帮助?

  吴琼:一直以来,我们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。医院不但免费提供三餐,还允许我们欠费治疗。除了医生和护士给了杨猛很多生活上的帮助,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也给予了我们很多帮助。一次,杨猛打翻了一副1000多元的中药,我难过得跑到病房外大哭。隔壁病房的病人家属听到后跑来安慰我,不但鼓励我继续坚持,还塞给我500元,连名字都没留下就走了。在医院也认识了不少朋友,其中一位贾女士曾给予我很多支持,不但给我送被子、送吃的,还经常鼓励我。如果不是这些好心人的帮助,我们根本撑不到今天。

  记者:目前杨猛的康复治疗还面临着哪些困难?

  吴琼: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杨猛的治疗费用问题。我从家里东凑西凑来的8万元,全部用于杨猛在深圳市人民医院的手术治疗费用了。杨猛转到深圳百合医院后产生的治疗费用,除了医保报销的部分以外,还欠下6万多元自费金额。由于经济上的压力,医院建议启动的几项康复治疗项目,两项被迫放弃,只保留了高压氧和针灸项目,言语功能康复项目和运动功能康复项目,则由我自行辅助杨猛进行,但与专业护工相比还是有差别的,也不利于杨猛的恢复。由于杨猛必须时刻有人看护,我根本抽不开身工作,没有固定收入来源,只能做些散工赚点生活费,但是解不了燃眉之急。

  记者:您目前主要收入来源有哪些?能否承担杨猛的治疗费用?

  吴琼:因为杨猛随时需要我的照顾,我不能离开去外面工作。所以,当一些病人家属想回家休息,就会找我去当临时护工。但这些费用还不够支撑杨猛的治疗费,只够满足一些基本生活用品的开销,比如购买护垫、尿袋等。

  记者:您在照顾杨猛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  吴琼:最困难的时候就是没有钱给杨猛支付康复治疗费用的时候。那时候身上只有几十元,也承受了很大精神压力,还一度有放弃的念头。但是看到杨猛一个人孤苦无依,我又不忍心放弃,而且医生、护士和病人家属的帮助也给予了我很大的鼓励。

  记者:您在照顾杨猛的过程中,感到最欣慰的事情是什么?

  吴琼:看到杨猛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,就是我最大的欣慰,也是支撑我走下去的动力。我刚来的时候,杨猛躺在病床上不会说话,心态也很消极。但是现在他康复得比很多人都要好,心态也一天比一天乐观,付出的努力终于有了一点点收获。

  记者:与刚来到深圳相比,您觉得您发生了哪些变化?

  吴琼:刚来到医院的时候,看到插满管子的病人、临危病人,还有逝世的人,心里十分害怕。现在胆子慢慢变大了,心里反而更多的是难受和不忍心。刚来的时候我根本抬不起超过75公斤的杨猛,所以很吃力,现在我慢慢摸索出了窍门,可以借助巧力将杨猛搬到轮椅上了。

  记者:迄今为止,杨猛的康复治疗共花费了多少钱?

  吴琼: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一共花了40多万元,用社保报销后,我们支付了8万多元的费用。8万多元费用中,8000多元来源于杨猛的工资,4万元是我从家里带过来的,另外4万元是向亲戚朋友借来的,主要用于他在深圳市人民医院的手术费和术后的护理费、治疗费。目前在深圳百合医院欠款68000元。

  记者:您接下来有什么规划?

  吴琼: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杨猛能够恢复健康,生活可以自理。但是想要康复到生活能够自理,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。原本有人开出8000块一个月的工资,请我当专门的看护,我没有答应。我想,既然已经半年都没有收入了,也不在乎再多一点时间。现在我只想继续陪着杨猛做好康复治疗,其他的我没想太多。